您的位置:首頁 > 滾動 >

從湖南周江案看“切割式反腐”的危害

2015-10-14 10:17:15 來源:

評論

  來源:中國新金融網

  (周江案被切割的背后,至少說明湖南某些干部的思想和行動,沒有統一到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上來,和中央保持一致,時刻“心中有黨”)

  9月15日,長沙市住房保障局副處級干部周江,因涉嫌受賄罪在長沙市岳麓區法院開庭受審。檢察機關指控,周江在擔任長沙市規劃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期間,收受賄賂人民幣44.3561萬、美元2.3萬元,共

  計約人民幣62萬元。(〈〈瀟湘晨報〉〉9月16日,標題“受審當天仍被舉報”(周江案被切割的背后,至少說明湖南某些干部的思想和行動,沒有統一到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上來,和中央保持一致,時刻“心中有黨”)

  9月15日,長沙市住房保障局副處級干部周江,因涉嫌受賄罪在長沙市岳麓區法院開庭受審。檢察機關指控,周江在擔任長沙市規劃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期間,收受賄賂人民幣44.3561萬、美元2.3萬元,共計約人民幣62萬元。(〈〈瀟湘晨報〉〉9月16日,標題“受審當天仍被舉報”TiK瀟湘晨報網

  十八大以來,中央提倡“有腐必反、有案必查”,對腐敗零容忍,全國各地加大了對腐敗的打擊力度。湖南長沙周江受審一案,卻備受媒體關注。先后有瀟湘晨報、中國法制報,和新浪、中國網法治等多家強勢新聞媒體相繼進行報道和關注。說起來,周江不過是一個副處級干部,檢察機關所指控的也不過62萬元賄賂。在今天動不動就是幾千萬幾個億的時候,幾十萬元確實是小巫了。那么,為什么小小的一個周江案會受如此關注呢?

  我想,主要原因有二個。一,周江任規劃局負責人近15年,檢察機關所控受賄僅62萬元,令人質疑。9月22日《法治周末》標題“長沙市規劃局原副局長涉嫌受賄62萬元受審”一文中表述:周江老婆薛瓊辦有多個房地產公司,一家建筑設計公司,名下房產14套,因此人們不得不質疑周江所謂受賄62萬元只是其夫婦巨額資產被切割的一小部分。

  無獨有偶。同是湖南的顧湘陵案,顧湘陵和周江同一級別,同一單位,顧湘陵的老婆只有一家建筑設計公司,“顧在擔任長沙市規劃局局長助理、副局長和長沙市市政設施建設管理局局長期間,單獨或伙同其妻受賄共計人民幣1688萬余元、馬來西亞幣2000元,另有4700萬元巨額財產來源不明。法院以顧湘陵犯受賄罪、巨額財產來源不明罪,判處其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報道原文)一個62萬,夫妻名下擁有14套房產,多家房地產公司;而另一個近7000萬元,差別是100倍還多,同一單位同一級別的兩個貪官,實在難以令人置信。

  其次是周江受審有一個很奇怪的現象:就在他受審的當天仍在被人舉報。 舉報周江違反黨紀從事房地產開發, 以權謀私聚斂巨額財產;舉報周江濫用職權“劃撥地”給其妻子薛瓊開發房地產。

  而據報道稱,周江的落馬與群眾多年的舉報不無關系。

  “早在2010年12月,周江就遭到網帖舉報。網帖稱所有權為周江妻子薛某的房產在長沙市總共有9處。”(報道原文)從五年前,就有人對周江的問題進行舉報,雖然如今已受審,但舉報人卻不以為然。“現在,周江終于被送上法庭,可實名舉報人林昔珍卻不以為然,因為“我舉報周江的問題并非受賄,而是涉嫌濫用職權。”(報道原文)之所以不以為然,舉報人認為她所舉報周江的主要犯罪行為是“濫用職權“而非“受賄”。而且檢察機關所指控的受賄金額也只是九牛一毛。僅其妻子名下的14套房子,多家房地產公司,價值就在億元以上,是所指控62萬元臟款的近200倍。

  而對于濫用職權,舉報人舉出的例證是:“她拿出的證據是,長沙明陽房地產公司在2002年9月12日,取得了長沙市天心區芙蓉南路4792.91平方米土地的國土證。但是2003年4月15日,長沙市規劃局卻給明陽公司在芙蓉南路的用地,頒發了9010.57平方米的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而且國土證上土地使用權類型是“出讓”。而規劃許可證上,準予辦理的是“征用劃撥土地手續”。(報道原文)TiK瀟湘晨報網

  以上種種,是這位林昔珍實名舉報人在周江受審仍繼續舉報的理由。

  她認為,像周江受審這樣的反腐,只是避重就輕的“選擇性”、“切割性”反腐。如果都像這樣子,避重就輕,不痛不癢的打一下老虎的尾巴,或者老虎切割、剝離成蒼蠅,對社會不僅無益,而且非常有害。說得明白一點,就是一個人用自己的幾年牢獄,換得億元以上的財富,一家幾代人的富裕生活,這個貪腐的成本實在太輕了。自己坐幾年牢,出來繼續享受貪腐成果,這個“生意”比什么生意都劃算。很多貪樁枉法者就會群起而仿效,腐敗現象就會滋生蔓延,不能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機制。

  因此,這種“切割式反腐”帶給社會的危害是巨大的,不可估量的。也是對中央“有腐必反、有案必查”,零忍忍的傷害。周江案被切割的背后,至少說明湖南某些干部的思想和行動,沒有統一到黨中央的決策部署上來,和中央保持一致,時刻“心中有黨”。

  古人說,除惡務盡。對于反腐,更應該除惡盡,反到底,對腐敗零容忍。杜絕“局部反腐”“切割式反腐”是深入反腐敗成功反腐的關鍵的一環,也是扼制腐敗的重要手段。

  王岐山說“地方塌方式腐敗”,“查處腐敗分子,對黨組織的傷害遠遠大于對個人的傷害”。多次強調“不許搞團團伙伙,結黨營私,拉幫結派,搞圈子文化,找靠山,架天線搞山頭主義”。周江夫婦巨額來源不明資產和濫用職權很顯然地、人為地“被切割”,不知是周江背后的腐敗利益集團“怕拔出蘿卜帶出泥”?還是周江背后的大老虎為了自保,干擾司法,蓄意放縱他人犯罪或者幫助他人逃避刑事處罰?

  總之,湖南周江案疑似被切割、被剝離的反腐,值得引起有關部門重視的。

  來源:http://news.3news.cn/html/jinr/2015/1014/24784.html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qq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