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 要聞 >

包工頭舉報開發商騙貸 討要工程款遭不明身份人毆打

2017-03-17 11:41:47 來源:中國商務新聞網

評論

包工頭舉報開發商騙貸 討要工程款遭不明身份人毆打

近日,家住河南省杞縣的郭先生向本網反映了一件令其氣憤的事情,郭先生介紹,其本人一直帶領工人承包房地產建筑工程,2014年4月份開始承建一家開發商的項目時,被要求必須找幾個人來聯合開放商簽訂購房合同,房貸由開發商來還,銀行貸款用于開放商回籠資金,否則就別想順利拿到工程承包款。無奈之下,郭先生為開發商找了兩個自己身邊的人,但沒有想到開發商不僅沒有按時償還房貸,而且自己在討要工程款時被不明身份的人毆打,報案至今也沒有結果。

包工頭舉報開發商“威逼利誘非法騙貸”

開封市杞縣的郭先生多年來一直承建房地產建設工程,就是俗說中的“包工頭”,見證了房地產行業從十幾年前的蓬勃發展到如今資金鏈頻頻斷裂,自己堅持到如今,也落下了很多的無奈。

郭先生向媒體介紹稱:“我是于2014年4月份開始承建位于河南省開封市通許縣行政路西段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所開發的“億通國際城”項目,我是該項目1號樓和2號樓的施工方。2015年開發商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高層告訴我說,要想順利拿到工錢,就找幾個你們自己人來簽購房合同,還款不用你們管,每月我們會按時打到銀行賬戶上。無奈之下我就找了自己的侄子侄子邊鵬飛和其朋友王志賓給他們簽了購房合同,從2015年8月份開始一直到2016年12月一直是由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的財務直接打到所貸款的銀行賬戶上,包括用他們兩個人信息所辦貸款的銀行卡也在開發商手中。

但從今年1月份開始,開發商突然不再償還銀行貸款了,導致銀行頻頻給我侄子小邊和其朋友小王王打電話催款,如果對方后期不在繼續還貸,那么他們兩人馬上就要面臨征信失信的風險。考慮到事情的嚴重性,我也實名向銀監會做出了書面匯報和反映”。

3月2日,本網從涉事的邊先生的手中取到了一份自己名下中國銀行的流水,該流水顯示從2015年8月份開始到2016年12月份,一直該賬戶有錢存入且被銀行正常扣款,存方賬戶信息顯示為“254640057801”,邊先生指著該賬戶說,這個就是開發商方的賬戶信息,完全可以查出來。

討要工程款遭不明身份人毆打

郭先生不僅被以上事件困擾的頭疼,而且在工程交付后,向開發商討要工錢未果出門時,被一群不明身份的蒙面歹徒持械襲擊致傷,車輛被砸,令其和同行人士身心遭受巨大的傷害。

郭先生說:“自施工以來,我雖多次與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張中協商要求結算,可他不顧合同約定總是各種理由百般推脫說沒錢,不予進行結算。2015年11月份,我方把決算書遞至于他,可至今被他以各種理由擱置不理,還很不耐煩說我們要賬催的太急,叫我們只管等著,不給對賬也不給結算,且張中手下副總和財務經理還揚言說要指使他人打我們。當時兩周我就一直在開封跟張中協商催促對賬的事,他見我無意退卻執著于此便約定我們于2016年5月14日下午找項目財務馬小峰(張中的妻弟)經理對賬。

2016年5月14日下午兩點半我們一行三人如約來到億通國際城項目售房部,與項目的財務負責人馬小峰經理對賬。我和我們的王經理在售房部二樓馬經理的辦公室里大概對了不到一個小時,電燈和電腦突然斷電,馬經理說可能是跳閘了,然后走出辦公室大概十分鐘左右后回來又若無其事的繼續和我們對賬,大概又對了30分鐘左右,我感覺馬經理不是很耐煩了,因為我們質疑馬經理為何把一部分拿不出任何憑證的賬也按在們頭上?他說他也不能做主,叫我們找他的老板張中問問原因,我看再對下去實在也是沒有意義,就叫他把質之處列出來,準備見到張中再說。由于當天一直下著中雨,天氣陰沉得很,看看時間已經快四點半了,所以就整理好物品告別了馬經理下樓來到一樓大廳,和等在這里的我們的邊經理一起出門上了我們停在售房部門口的黑色雅閣轎車,我坐在駕駛位后面,邊經理坐在我右手邊,王經理在駕駛室準備啟動汽車。正在此時我們車后面突然被什么狠狠撞了一下,因為我們的車頭是朝著墻的,所以被撞后趕緊回頭看并準備下車查看,不想還未來得及開門下車,就被一幫手持棍棒的蒙面歹徒從撞我們車的一臺銀灰色車上下來,迅速圍著我們的車開始喪心病狂地打砸,所有車窗玻璃瞬間均被砸碎后,這幫歹徒又瘋狂地用鐵棍和木棍捅我們車內三人的頭部和上身,我們在車內均無還手之力,只能被動挨打將近五六分鐘。

此時可能是動靜太大了,引得售房部里面的工作人員和看房客戶都站在門口觀看,這幫歹徒才罷手上車迅速駕車向西逃離。我們也顧不得身上的傷趕緊下車查看,這幫人是駕駛一臺銀灰色比亞迪商務車,且車牌是遮擋著的,我們的車和人都受傷嚴重,所以只能看著這幫歹徒駕車消失在視線里。

我們只有迅速報了警!大概20分鐘左右環城派出所民警來到現場,大概詢問了情況對我們和車輛進行了拍照和錄像,我的傷情較重,民警帶我去到醫院做了簡單的處理和檢查,后將我們及車帶到派出所詢問筆錄。

此時冷靜下來才想起來,就在周四(2016年5月12日)下午六點半左右,我和王經理也是找這位財務部馬經理對賬后,下樓上車剛啟動車準備走時,也同樣是一幫陌生人用磚頭砸了我們的車窗玻璃后逃離,由于當時車玻璃未碎,不是很嚴重,我們人也沒有受傷就沒有報警。事后總覺得納悶,想不通是何人所為,也想不起是得罪了誰了。沒想到時隔才兩天,同樣是在此對賬出來后就又遭受到了這樣更加嚴重的暴力襲擊!

這時邊經理突然想起來,他在樓下等我們時,在門口看到這臺遮擋著號牌的銀灰色比亞迪車了,他認識這臺車是億通置業法人張中的外甥毛宏偉(音)的車,他心想可是為什么遮擋著號牌呢?邊經理是我們在現場負責施工安全的,毛宏偉是在工地上做防水施工的,他們在工地上天天見面,毛宏偉經常開這臺車,所以這臺車的車型和顏色,還有新舊程度,他都很是熟悉。

我們如實把事情的經過和這些線索都告訴民警了,并請求警察盡快偵辦。我們相信這幫歹徒作案前后不可能一直都遮擋著號牌,也不相信他們作案前后會一直都帶著口罩,要求民警采取沿路調取各個路口監控視頻,并告知民警財務部馬小峰經理知道毛宏偉的電話號碼,因為我知道他們關系非常要好,經常保持著電話交往,可是當我打電話詢問馬經理毛宏偉的電話號碼時,他卻言辭閃爍說不知道,民警要我們留下了馬經理的電話號碼后,說他們自己找馬經理核實。

后經診斷,我們頭部及上身有多處軟組織損傷和擦傷,我的右臉顴骨處有一處約2厘米的外傷口。

身體受傷可以愈合,可是我們的心靈卻受到更加嚴重的傷害!在習主席領導的法制時代,在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之下,我們竟兩次遭受如此駭人聽聞的具有黑社會性質的有預謀有組織的暴力襲擊傷害!

我們普通老百姓的生命和財產安全如此得不到保障,心中的恐慌和恐懼還有憤怒及寒心均不言而喻。若不盡快破案緝拿住兇手及幕后主使,誰敢保證這樣的暴力襲擊不會隨時再次發生?

現今案件已經過去9個多月了,沒有任何部門或者任何人給我們個結果,中間我們多次聯系通許縣公安局負責我們案件的警官,起初星星點點給我們一些回復,但是進展都很慢,后期我們再與辦案警官聯系時,要么就是不接電話也不回電話,要么就是發去的信息沒有任何回復。

我們不知道這中間又發生什么事情了,我們急切盼望案情進展,望辦案部門能早日給我們一個答復,盼望著能將歹徒繩之以法。

開發商稱:貸款是施工方個人行為

3月2日,本網針對邊先生及朋友王先生銀行貸款一事,及時聯系了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張中,張經理在電話中表示:“他們倆銀行貸款這個事情,跟我們沒有關系,當時是因為我們沒有資金給付工程款,就抵押給了施工方郭總兩套房子,他具體怎么去銀行貸的款是他們的行為”。

但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是否有證據能證明抵押給施工方郭先生兩套房子的事實,截止發稿,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并沒有回復。

而施工方郭先生對于開封億通置業有限公司負責人張中的說法完全否認,他認為沒有任何證據能證明的事情是完全子虛烏有的。

[責任編輯:]

相關閱讀

參與評論

qq彩票网